• <nav id="unam8"></nav>
    <form id="unam8"></form>

    日子在滴酒之间穿行

      童年时候,喝过乡下麦子发酵的酒,姥姥们叫黄酒。与市面上大米发酵的不是一回事,是小麦的。乡下的黄酒,做来简单,家家户户都会在麦黄时节,酿上一缸。

      缸不大,能盛四五个暖瓶的水。几碗麦子,煮熟,晾得温热后,拌上酒酿曲,搅拌均匀,包好,放在热处,三两天后,揭开,那些麦粒彼此之间黏糊着,我也用食指捏起一小撮,放在舌尖,品咋一番,一股酸酸甜甜的香味,入了胃囊。若酒酿曲放少了,有股酢味,我会将那几粒麦粒吐出来,姥姥则不然,全都咽下。

      有时候,我会偷偷揭掉包裹物,瞅瞅。我哪里知道,在那几天里是不许打开的,打开味道就不好了。有那么几次,因为我们的偷偷翻看,甜醅做得不好,最后都给鸡当调味品了。

      甜醅做黄酒之前,我们会吃上一碗,到最后,大家都不喜欢吃了,于是姥姥会在小提缸里倒上温开水,一天搅一次,两三天,那小提缸就散发出酒味。

      姥姥喜欢喝,表哥喜欢喝,表嫂也会喝上一碗,其实,农人都喜欢喝。从麦场或是麦田里回家,不洗手,先跑去舀上一碗,咕咚咕咚喝下,发出一声舒服的感叹,间或来一个饱嗝,“嗝”地拉长尾音,整个人似乎精神了,乏气立马解了一般。尽管手上满是土,还会来第二碗,之后才会洗手,才会歇息。

      尤其碾场那天,村里帮衬的人都来了。一碗自制的黄酒,比起那些烧酒,似乎更对味,三两碗也不会醉,但提神解乏。

      一提缸提到麦场上,两个碗,一个在男人们的掌中流转,满满一碗。一个在女人手里转圈,半碗。那时刻,谁也不嫌弃谁,喝得痛快,喝得舒心。

      我也是会喝一碗的,到后来就不喜欢那味,可是童年对酒的味道一直铭刻于心。

      长大了,可以饮酒了,但不敢喝更不敢小酌。儿时受姥姥影响,说丫头醉酒不好,顾不住自己,会吃亏。我不知道会吃什么亏,但牢牢记住了姥姥的话,一直以来,我是不饮酒的,除了在一杯啤酒下肚,几乎醉得不省人事,还清楚记得坐人家沙发上闭眼像死人一样难受了半小时。之后,晕乎乎地,内心突然排斥喝酒。

      所以滴酒不沾,别说酒,就是喝点醪糟,身体也唱对台戏,脸发红,心跳加速,双眼冒火,一张口,满嘴酒气,活脱脱一只大红鸡冠的母鸡。一直如此,一直到结婚,一直到现在。

      记得有次,婆婆做的醪糟,红红的枸杞,浅黄的蛋花,莹白的米粒,还有颗颗绿葡萄,葡萄是罐头那种,看看就馋,经不起撺掇,也就大快朵颐,喝了两碗。

      两碗下肚,半小时就微有醉意,气息宛如老牛,呼哧呼哧,脸真成了关公,自己闻得出酒气,对镜审视,双眼发红。迈步还轻飘飘的,踩在棉花上一般。

      忽然想哭,但忍住了。

      婆婆说醉了,喝点水,去睡一会。我顺从,把软绵绵的身体,扔在床上,没有思想,稀里糊涂也就睡着了。一觉醒来,头疼。婆婆说我喝不成酒,我嘿然一笑,点头答应。

      因为写点文字,会参加一些笔会或是采风活动,当然少不了饮酒,作诗,朗诵,我总是以茶代酒,但沉湎于那种氛围,甚为喜欢饮酒时无拘无束的氛围。

      于是,我会恼怒怎么就滴酒不沾呢?我们古人会把酒对歌,会把酒对桑麻,酒后诗兴大发,吟诗作赋,灵感喷薄而至,佳句连连。书家也挥毫泼墨,飘逸,狂妄,洒脱,皆在横撇竖捺中。

      当下,亦不例外,一些文人墨客,酒过三巡,宣纸铺陈,人处于癫狂状态,即兴创作,饶有兴趣。作品也呈现出非凡之感,摒弃了杂念,抛却了思虑,纯粹的画作,字里行间,吟咏的瞬间,美不言而喻。

      每每那时,我除了羡慕还是羡慕,因为假想自己酒后的醉态,是否也是这般。

      最近的一次所谓的喝酒,是与新疆喀纳斯景区老村的蒙古族图瓦人梅花一起。那次是她们一个部落的敖包节,在一块草坡上,除了我是异乡人,部落的男女老少齐聚,祈福仪式之后,男人分开,三五一堆,共享各自从家里带去的酸奶疙瘩、酸奶酒、奶茶、羊肉等等,就跟我们与伙伴们的郊游一样,只是没有祈福和赛马等民俗活动。

      湛蓝的天,绿绿的草坡,身着民族服装和汉服的图瓦人,饮酒唱歌,和谐之美,令人心醉。

      呼麦表演,摔跤,一一展开。此时,梅花倒给我一小碗水,看着清凌凌的,不是奶茶又不是水,所以婉拒。梅花说那是酸奶酒,敖包节上的酸奶酒,是经过活佛诵经的,喝了驱病禳灾,一切都好。梅花用有点蹩脚的普通话解释,加之围坐在一起的一些女人也极力劝我喝掉那一碗。于是,我盛情难却,为了梅花,为了她的美好祝愿,为了她的部落的祝福,我接过碗,闭着眼睛,一饮而尽。

      与我小时候喝的黄酒不一样,淡淡的佐味,还是不好喝。

      喝了那一碗,我学着她们的样子,用手背擦擦嘴,其实小时候就是那样的?;鹕栈鹆堑木凭?片刻就上来,脸也红了,心也跳得如同他们摔跤时的呐喊助威声,呼吸也急促了。她们说无妨,酸奶酒,是用酸奶做的酒,一会就过去了,还说对胃好。

      我强忍着酒劲,有些飘飘然,感受着她们蒙古族图瓦人的敖包节,满心的欢喜。我想放声歌唱,想站到呼麦表演者中间,来一句狂野的歌词,但我按捺住了冲动。

      乌云来了,绿布一样的草坡也蒙上淡淡的影,一会,雨来了,躲雨的挪移间,我的酒劲过去了,算是醉了一回。

      其实,每个民族都有各自的饮酒习俗,我们大西北的农村,最直接的就是酒后唱点秧歌曲,尤其是小唱,《张良卖布》《苏武牧羊》《正月里是新春》等等,我最为熟悉的就是《正月里是新春》。

      “正月里是新春呀啊,青草芽儿往上升啊……”

    有事无事,即便不是正月,我也会哼哼。闻者以为我心已老,其实不然。即使在盛夏,一片浓绿之外,青草芽给人的快感和喜悦,无须言语。

      酒逢知己千杯少。酒饮了不少,话语亦多。再沉默寡言的人,一杯下肚,知心话儿噗噗地冒。于是乎,但凡知己,定与美酒有关。

      早些年,小村人家,一般都喝小作坊的散酒,瓶装酒与他们而言太奢侈,至于红酒,想都没想过。别说他们想过,我都知之甚少。

      身处西北高地一隅,想要在葡萄园里游走,是异想天开。尽管庭院深处总有那么一帘葡萄架下的荫凉可供歇息,而葡萄庄园与小麦玉米压根搭不上调,所以当我在新疆的葡萄园里随意踱步,当我眼际略过大片大片的葡萄田时,我的思绪依旧无法与酒搭界。

      几年前,去南方采访间隙,一位台商在用餐时拿出一瓶红酒,说是意大利进口的,价格不菲。而我谢绝了一杯要花几百块钱的热情,以茶代酒谢过盛情。

      我是多么的不解酒情,自我调侃也无济于事。

      有时细想,透明的高脚杯,盛着万颗葡萄的精魂,摇一摇,再闻闻,而后抿一口,抑或一饮而尽,优雅,高端,有品位,与红酒一般的激情洋溢周身,日子才叫日子。

      可是,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活法,喜欢不等于爱,不饮酒不等于不喜酒。

      烧菜做鱼时,料酒用完,也会用白酒佐料,让日子在滴酒之间穿行,感觉还是极好。

      农人总会聚会,冬日闲余,或细雨霏霏之时,今天这家,明天那家,都是喝酒聊天。青稞酒,包谷酒,三两杯下肚,话匣子打开,说庄稼,说收成,说孩子,说着说着,国家大事也唠上几句,继而又划拳,喝酒……

      日子就是如此,不管农人还是市井之人,与酒在骨髓里丝丝相连,滴酒之间,不管小曲还是诗词,喷发的情感,不言而喻。


   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    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】【查看评论

    相关文章

      没有相关内容

    简 介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会员注册 | 网站纠错

   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
   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、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

    本网举报电话:0943-8305617 举报邮箱:gansudaily@163.com

  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2808257)|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(甘新办6201009)| 备案序号:陇ICP备08100227号

   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

    Copyright ? 2006-2019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版权所有:白银日报·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    江西时时彩